连队的日子就像支渠的水平淡而又实在